一千零一夜第一夜•聖李晓峰老公王翀图片潔人妻•性戲沈淪 [5/11] – 941novel修正版

www.633porn.com
「喔……杏子……喔喔……」

信雄並沒有在杏子的嘴中射精,就在射精前的最後一秒,他退了出來。

「杏子……喔喔喔……」

白濁滾燙的精液從馬口噴出,灑落在杏子高挺的俏鼻、粉白的臉蛋、火艷的
紅唇還有那烏黑的秀髮。

「啊……」

第一次被男人顏射的杏子,看到道白濁時,在驚訝害羞的尖叫聲中夾雜著一
絲興奮,柔舌下意識的伸出,舔了舔噴在紅唇上的精液。

「杏子……妳這動作好淫蕩……」

看到杏子舔唇的動作,信雄做出了評語。

「呸呸呸……」

「杏子說說……是什麼味道」

「……,澀澀的、滑滑的、很腥。」

杏子臉紅的說出對精液的感覺。

信雄抽出幾張衛生紙,溫柔的替杏子擦去臉上的精液,隨後親吻起杏子的俏
臉。

信雄信守承諾的沒有再對杏子做更進一步的侵犯,毛手毛腳的幫杏子梳整衣
服後,讓有些失神的杏子離開了教堂。

「老婆……我愛妳……」

「我吻的唇、吸吮我的舌頭啊。」杏子在心中吶喊著。

「嗯……嗯……」

「摸我的乳房,吸我的奶頭。」面對老公乏味的親吻著自己的臉頰,杏子不
滿足的渴望著。

「再深一點……再猛一點……」杏子雙腿盤在炎輝的腰上,用肢體語言表達
她的渴望。

「好想換個姿勢……」杏子有些冷淡的轉過頭去。

「喔……老婆……我要射了……」

「不!別那麼快……我還沒到……」杏子睜大眼睛看著炎輝,但這樣淫蕩的
話卻說不出口。杏子正情慾高漲,可炎輝卻已經在身上抖動射精。

「還不夠阿……老公……別睡啊……」

杏子看著倒頭就睡的炎輝,眼神中充滿哀怨。

在經歷了信雄的淫弄後,炎輝平常單調卻溫柔情深的性愛顯的缺點百出,杏
子的肢體語言炎輝完全無法感受。

「姐,我讓信雄哥來滿足妳,和妳做愛好不好?……我只是不想看我最愛的
姐姐這輩子享受不到身為女人最大的快樂。……更何況……他當初本來就應該是
屬於妳的。」

杏子在入睡前想起了美織當初的話。

「你好,我找信雄醫師。」

這天中午,杏子來到信雄的診所。

「請問是第一次掛號嗎?」護士例行性的問著。

「不,我是他學妹,是他說有事請我來找他的。」杏子的回答有些不安,她
覺得自己的心跳跳得比平常來的劇烈。

杏子上身水藍色的絲質襯衫外搭一件棉質的大V開領的外衣,灰綠色的窄裙
配上黑色的長絲襪,配上一雙高跟涼鞋,和臉上的刻意塗抹的淡妝,似乎隱隱期
待會讓信雄做出一些難以啟齒的事。

「是妳來了啊。」

信雄從診療室出來,並送走診所的最後一位病人。

「我來了。」

看到信雄一身的醫師白衫,儘管外表一副斯文的氣質,但先前的強姦和教堂
裡惡德神棍的印象並沒有在她腦中抹去。

奇怪的對話,有些尷尬的氣氛在信雄與杏子之間散開。

「和我一塊去吃午飯?」信雄提出邀請。

「嗯。」杏子被動的答應。

「雅升,妳可以下班了,今天就看到這吧。我要和我學妹聚一聚。」

櫃檯的護士聽著信雄的說詞,卻一臉曖昧的看著杏子,讓杏子感覺得十分的
不知所措。

「別想歪,她是我老婆的姐姐。」

信雄開口解釋,但卻得不到護士的認同,一副「那又如何」的表情。這讓杏
子感到扭捏難安。

信雄帶著杏子到一間餐館吃飯,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過般的和杏子聊著,顯
得落落大方。

反倒是杏子,吃起飯來卻時常走神,說話也常接錯話,常把氣氛變的尷尬。

「老婆,是我,我現在和妳姐姐吃飯,等會兒會帶她回家……。嗯……好,
妳要照顧動物晚點回來是嗎……嗯……好……回來時順便買晚餐……嗯……就這
樣……啾……掰掰……。」

「好了。走吧,回我家。」

和美織通完電話的信雄,帶著杏子離開餐館。

聽到這句話的杏子,扭捏難安的杏子心情平復了不少。

「終於到了這時候了。」杏子心中這樣說著。

「如果……只有我和學長兩人……肯定還會發生什麼吧……」杏子心中這樣
想著,但卻沒有想像中的害怕,甚至抱著一絲期待,期待著那即將發生的「預感
」。

「隨便坐。」

房子整齊乾淨,陽台外面有好幾只小貓小狗在那跑跳,信雄招呼著杏子。

「要茶還是咖啡?」

多麼熟悉的對話,只是角色對調了過來。

「開水就行了。」

「別急著回答,還有一個選項:茶、咖啡、還是我。」

當信雄說完話,雙手搭上了杏子的雙肩,杏子激動的抖了一下。

「我不是……」

信雄的手指溫柔的貼上杏子的唇,粗厚的手指頭撩撥著杏子的唇瓣。

「不用否認,我們用行動來證明一切。」

信雄吻上杏子的紅唇,雙手緊緊摟住。

強烈的男性氣息撲鼻而來,靈巧的舌頭在沒有防備下竄進了口腔,挑弄著杏
子的柔舌。

「唔……」

太劇烈的步調,讓杏子亂了方寸,舌頭閃躲著信雄的挑弄,但不論躲到哪,
信雄的舌頭總能勾弄到,帶給杏子一陣陣微癢的觸感。

唾液來不及吞嚥,信雄的強勢濕吻下,兩人的口水從嘴角溢出。

「嘻嘻,杏子,妳嘴巴裡有洋蔥味。」

一句話就讓沈迷在信雄吻技的杏子驚醒,臉上充滿了害羞的紅色。

「妳放心,我不介意的。杏子,妳肯主動來找我,我很高興,這代表我們的
關係又更進一步。妳終於肯正面對自己的性慾,我很喜歡這樣的妳。」

信雄讚嘆著杏子。

女人總是喜歡受誇,但是信雄的誇讚中帶著幾斯挑逗的嘲笑,杏子羞澀的低
下頭。

信雄用手撥起杏子的下巴,再次深吻下去。

杏子這次不再像剛才那般狼狽,她鼓起勇氣伸出舌頭迎向信雄。

信雄雙唇含著杏子的舌頭吸吮,舌頭在杏子的舌尖上上下撥弄。

「唔……」

信雄的雙手並沒有閒置,絲質的襯衫觸感柔軟,隔著衣服也能感受到信雄火
熱的大手握住了杏子的乳房揉撫著。

「妳沒穿內衣?!」

信雄驚喜的問杏子。沒想到杏子會這麼大膽,注視著杏子的目光更加火熱。

杏子害羞的沒有說話,衣服在信雄的急切下離開了身體。

「喔∼穿著襯衣呢。」

信雄脫去了杏子的外衣和襯衫,發現原來杏子穿的是細肩帶的襯衣。

相比起性感內衣,信雄更喜歡女人穿上細肩帶的襯衣,襯衣柔軟的材質就算
不脫掉也能充分感受到乳房的柔軟,在做愛時,即使不脫去襯衣,看著襯衣下波
動的乳房也很有味道。

「是不是美織告訴妳的?」

杏子害羞的點了點頭。

信雄笑著撫摸上杏子的乳房,雙唇找上躲在長髮下頭的耳垂,輕輕吻下去。


信雄的動作不像上次強姦般粗暴有力,但帶給杏子的性感卻同樣甘美。

「嗯……」

信雄並沒有將杏子的襯衣上推,他隔著衣服撫摸著杏子的乳房,張嘴含住那
乳頭的區域,隔著衣服吸吮著杏子的乳頭。

在信雄的挑逗下,杏子感到全身開始發熱,身體有股慾望想直接承受信雄的
親吻,雙手開始將襯衣往上推。

直到杏子將襯衣推高露出柔軟豐滿的乳房,信雄手掌由下往上托住杏子的乳
房,手指向彈琴般快速的波動,乳房抖出一波波性感的波浪。

「妳的乳房弄得好色喔……」

「噫……不要這麼說……」

杏子閉上了眼,任由信雄的撥弄。

「妳的老公有沒有這樣玩妳的乳房?」

「……」

「我想肯定沒有,要不然妳的乳暈不會還像桃花般粉嫩。」

「噫……不要說了……不要提他……」

信雄靠在杏子的耳邊吹氣說著,舌頭滑過敏感的耳背,雙唇輕吻著小巧的耳
垂。

杏子羞澀中帶著舒服,但當信雄提到丈夫時,又有一種偷情的異樣情感,有
害羞、有愧疚、更有著病態的興奮。

「說……他平常都怎麼弄妳的……」

信雄不依不饒的逼迫著杏子。

「……」

「不說那我停了。」

信雄收起了雙手,正直的放在膝蓋上,一副坐懷不亂的模樣。

失去了愛撫的杏子,感到一陣淡淡的空虛,讓她有些失落。

「不要提他好嗎?我已經對不起他了……」

杏子撫摸上信雄的胸膛。信雄仍然不為所動。

杏子咬了咬唇,輕聲的說:「他沒你厲害,你弄得比較舒服。」

信雄得意的笑了,離開了沙發,蹲在杏子腳邊。

杏子坐在沙發上,雙腿被信雄舉了起來。

黑色的長絲襪將杏子的腳包的緊實,修長的曲線令人著迷,信雄張嘴連著絲
襪含住了杏子的腳趾。

「嗯……不要……」

杏子覺得腳是髒的,想要阻止信雄的吸吮,但從信雄那迷戀的目光下,杏子
失去了堅持。

杏子對於信雄的舉動沒有感到變態,那眼眸裡的深深的愛戀,感動著杏子。

信雄的動作很溫柔,也很粗野。絲襪已經被信雄吻的濕透,那濕黏的感覺在
信雄不斷的吸吮舔弄下,並不感覺到不舒服,一絲絲淡淡的搔癢感,讓杏子感覺
到十分受用。

信雄的嘴往膝蓋上吻,手掌仍握著杏子的腳欧美无码片mp4掌心揉著。

信雄並不像上次急色的強攻杏子肉穴,甚至連影音先锋av bt大众生窄裙都沒被弄皺,杏子卻感覺
到自己的恥穴開始分泌愛液。

當信雄將絲襪脫去,再次吻上杏子的腳趾,杏子已經感覺恥穴一片濕潤。

「唔……嗯……學長……」

信雄吻的更為用心,腳掌的每一條溝痕都不放過,舌頭輕緩的劃過、舔過,
搔癢的感覺充滿了整個身體,更刺激著下腹部,杏子開始扭動細腰。

窄裙不像上次的紗質裙,信雄在杏子的主動幫忙下,落到了地下。

「杏子,只是舔妳的腳趾和胸部,妳的內褲就濕透了。這次可不是我的口水
造成的喔。」

信雄刻意的將脫下的內褲拿到杏子面前,上頭濕淋的一圈水漬說明杏子性感
的痕跡。

「噫……學長……不要說了……」

杏子害羞的雙手捂著臉,不敢面對自己下流的證據。

信雄分開了杏子的雙腿,一頭埋進那濕潤的芳草恥丘。

「囌囌……」

信雄刻意的發出淫穢的吸吮聲。

「噫……學長,不要那樣吸……聲音好丟臉……」

「可是如果不這樣吸,會來不及的……畢竟杏子的水太多了……」

對於自己敏感的身體,杏子第一次感到羞愧,下體不斷傳來「囌囌」的聲響
,聲音越大,吸吮的快感也就越強烈,恥穴的水就流的越多。

「唔……噫啊……噢噢……」

杏子細腰顫抖抽搐,一股水流從恥縫滲出,顯然是達到了高潮。

信雄沒有停下動作,舌頭捲曲伸進了恥穴裡。

「噢……學長……」

杏子想要說話,性感卻不斷的刺激的神經,喘息的呻吟不斷的叢杏子嘴中發
出。

舌頭在恥穴裡頭翻攪,拇指更是押在陰核上揉撫,其他手指也不停歇的撥弄
著陰唇,杏子被性感衝擊的失了魂,淫汁不斷的從恥穴裡滲出。

杏子忘記了信仰,忘記了丈夫,在性感的波濤中,杏子挺動著細腰,雙手搓
揉起自己柔軟白嫩的乳房,慾望像黑洞般不斷的吞噬著杏子。

「噢……啊啊……又……」

零碎的語句,高亢的呻吟,顫抖的身體,以及股間那片濕淋的水痕,訴說著
杏子性感的高潮。

信雄看杏子身軟的躺在沙發上,並沒有提槍上陣,而是讓杏子靠在自己的懷
裡,雙手在杏子的肚皮和香肩撫摸著。

「在這?」

信雄溫柔的徵求著杏子的意願。

杏子搖了搖頭。

「進房?」

杏子沒有正面回應,但身子卻向信雄的胸膛裡鑽,害羞的默認。

信雄作勢要將杏子像新娘般抱起,杏子手阻了阻。

「我想先洗澡。」

杏子的聲音小的幾乎只有自己才聽的見。

「那也先進房再說。」

信雄沒有再讓杏子多說,橫抱起杏子,杏子羞澀的將頭埋在信雄胸膛,雙手
摟著信雄的脖子。

好寬厚的胸膛。杏子想起大學時,信雄也多次強硬的讓她躺在他寬厚的胸膛
,聽著信雄有力的熟悉心跳,那種感覺很安全。

杏子害羞的走進浴室,沒有讓信雄直接得手的原因是,她對信雄感覺到午餐
遺留在嘴中的氣味感到害羞。

當杏子披著妹妹的絲質浴袍走出來時,心中忐忑的走到床邊。

「妳先躺一下,等我出來。」

信雄的對她總是這麼體貼溫柔。

聽著浴室的水聲,杏子腦中有些慌亂。

他會怎麼對我?會像對妹妹那樣,要我叫他主人嗎?

他會不會讓我做出很羞恥的動作,他會不會要我說出那些下流的髒話。

杏子腦中不斷的冒出疑問,她自己也弄不清是害怕發生?還是期待發生?

浴室的門開了,信雄只穿著一條內褲走了出來。

33歲的年紀正是一個男人最有魅力的時候,年輕的氣息還殘留在身上,而
經過社會歷練的成熟也浮現在臉上,體力剛下顛峰不久,如果維持的好,還能處
在巔峰的狀態。

有別於炎輝的肉雞蒼白,信雄的身材線條分明,眼神炯炯自信的看著杏子,
裡面蘊涵的溫柔目光讓杏子看的芳心亂顫。

隨著腳步一步步的接近,杏子的心也跟著加快。

當信雄掀開棉被,儘管身上還穿的浴袍,但杏子覺得自己像隻赤裸的羔羊,
毫無遮蔽的暴露在信雄的面前。

信雄讓自己側躺在杏子身旁,一手解開杏子浴袍上的繩帶。

「杏子,妳好美。」

信雄不吝惜的讚美著。

信雄的寬大的手掌從杏子背後穿過,從另一端包住柔軟的乳房,另一手則停
留在肚臍上,輕輕的摳著。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