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第一夜•聖潔人妻•性戲沈淪 [2/11] – 941novel修正被多少操b短篇版

www.633porn.com
「妳的嘴可沒有下面來的老實呢,它吸的我好緊,妳比妳妹妹還敏感……」

「不要……再說了……噢……啊啊……」

信雄刻意的猛力的撞了幾下,性器交合的部位發出「啪啪」的撞擊聲。

氣質驟變的學長不斷的用言語羞辱著杏子,讓杏子在感到罪惡的同時也感受
到甘美無比的快感,來自地獄的慾火不斷的燃燒,快感的浪潮卻不斷的將她推向
天堂。

「好熱……學長……不要繼續了……拔出來……感覺好奇怪……噢啊……」

「一點也不奇怪……妳就快高潮了……」

「不……我不能高潮…我不能背叛我丈夫…這是撒旦的詛咒……啊啊……」

杏子全身充滿著被突入身體深處的快感,她的意識被性感的浪潮吞沒了。

「杏子……那不是撒旦的詛咒……那是妳快樂的證據……是身為女人最大的
幸福……」

「不…我不要了……啊……停下來啊啊啊……」

「喔……妳的陰道夾的好緊……」

陽具在湧出大量淫液的肉壺裡穿插,發出「滋滋」的聲響。

「杏子……不要去抗拒它……妳會更高潮的……」

趁著高潮的空檔信雄的舌頭鑽進了杏子的香唇,在裡頭大舉翻攪肆虐。

「嗯……嗯……哼……」

濃郁的雄性氣息充斥了杏子的嗅覺,那靈活的舌頭帶給她一股前所未有的酥
麻。

杏子發覺有一股潛藏在深處的莫名慾望被挖掘出來,全身發軟的她被地獄來
的慾念給支配,她也被自己的性慾嚇了一跳,她真的是這樣一個淫亂的蕩婦嗎?

「啊啊……噢噢……」

隨著信雄越來越激烈的抽插,杏子感到莫名的興奮。

「嗯……啊……啊……噢噢噢……」

「又來了……這種感覺好美妙……這就是天堂嗎……」

杏子的臉上泛著情慾的豔紅,信雄的抽送不斷的將她送上高潮,她已經不顧
一切。

「杏子……妳又高潮了嗎……」

「我……我不知道……」

激情的慾火不斷的燃燒著杏子的身體,也吞噬著她的心靈,杏子高雅美貌的
臉龐泛著玫瑰色的潮紅,身體流著激情的汗水。

「沒關係……我會再讓妳高潮的……」

信雄吻著杏子,肌膚上的汗水也混上了充滿雄性氣息的口水。

「啊……噢噢啊……」

「喔……妳的陰道又夾緊了……妳是不是又要高潮了……是不是……」

「是……」

在高潮前,杏子羞恥同時又興奮的承認自己的高潮。

「噢噢噢……」

杏子興奮的胴體突然痙攣,全身肌肉快速地抽緊。

「我也要射了……」

「不……不要……」

陰道內的陰莖脹大、抖動,白熱的精液灑進了杏子子宮。

信雄將陽具從抽搐的陰道裡拔出來,盛開的兩瓣陰唇鮮紅欲滴,花瓣間滲出
高潮的淫水和精液,慢慢的滴下來。

「嗚嗚……會懷孕的……」

杏子哭了,哭被人強姦內射,哭自己肉體的軟弱,哭自己對不起丈夫,哭可
能懷上不屬於丈夫的孩子。

體內含有信雄的精液,要是因此懷孕,對於不能墮胎的虔誠信徒來說,是件
極為痛苦的事。

「對不起……我太愛妳了,才忍不住……」

信雄穿上衣服後,恢復了往常的溫文儒雅,拍著杏子啜泣的香肩,溫柔的安
慰著。

儘管發生了這樣的事,杏子卻狠不下心去辱罵、責怪信雄。

「為什麼要這樣做……?」

杏子想不到信雄為何有今天如此異樣的舉動。

「因為………我愛妳。」

「我們已經不可能了……。」杏子激動的說。

「我知道……不過,像今天不就化不可能為可能嗎?」

「你會遭天譴的!」

「只要能得到妳,我不怕!」

信雄的情話很動聽,但在錯的時間即使是用在對的人身上,終究是個徒勞無
功。

「你走!我不想再看見你!」

杏子個性溫柔,從沒有發過脾氣,此時說話的口氣是信雄認識杏子以來聽過
最嚴重的一次。

信雄臉色變了幾下,神情複雜的看著杏子,臨走前極為認真的表情向杏子說
:「我走了,我對今天做的事並不後悔,我是真的還愛著妳。」

「……」

「老公,今天晚上你想吃什麼?」

「老婆煮什麼我吃什麼……」

上次的事情已經過去了一個禮拜,一天下午杏子打電話問炎輝晚餐的事。

「那我煮海鮮湯好不好?」

「呼呼……嗯……好……」

電話那頭炎輝似乎在喘息著。

「老公……你怎麼了,好像很喘似的。」杏子關心的問。

「沒……沒有,因為我現在正在趕去教室,所以有點喘。喔……」

「老公,又怎麼了?」

「沒事……剛不小心踢到石頭,疼了一下……」

電話的那頭炎輝說的很緊張。

「喔,好吧,那老公……」

「老婆……我要掛電話了,再見。」

「喂……老公?」

對於老公的緊張杏子感到不解,杏子看著手機想了想,也想不出個所以然。

「好!現在就去超市買晚餐的材料吧!」

杏子正在挑選著晚餐食材時,手機響起。

「姐姐,日本伦理片东京热有空嗎?」

聽到妹妹的電話,杏子有些不知所措,她心裡在害怕著。儘管那件事錯不在
她,但杏子總覺得對不起妹妹。

「嗯……。」

「太好了,姐,我等一下去妳新家,不用出來等我,我老公已經跟我說過在
哪了,就這樣,等一下見囉。」

對於美織十足的自我決定,杏子感到無奈。

杏子心裡不由自主的想起剛才提到的信雄,儘管只是一閃而過,但那天的情
景又浮現在自己眼前。

杏子有些心神不寧的買完食材走出超商,拎著食材,加快腳步回家。

「姐,讓我看看妳買了什麼?」

杏子到家沒多久,美織也按了門鈴。

「哇……牛肉、小黃瓜、茄子……條狀蔬菜不少呢……」

越翻美織的臉色越顯曖昧,嫁給信雄的她腦筋肯定動到其他地方去了。

「姐,妳很性飢渴喔……」美織一臉調侃的說著。

「才不是這個樣子……」杏子臉紅害臊的否認著。

美織這麼一說,她也意識到買這些物品所隱含的潛意義,難怪當時結帳的女
店員一臉同情曖昧的看著她。

都怪妹妹提起信雄。杏子將這過錯推給了妹妹。杏子想再多作辯解時,手機
鈴聲響起。

「老婆,對不起啊,今天晚上同事約吃飯走不開,今天不回去吃晚餐。」

「嗯,沒關係。」

丈夫的應酬,讓想準備豐盛晚餐享受夫妻浪漫的杏子有些失落。

「嘿嘿……姐,我在妳臉上看到哀怨喔。」美織取笑著杏子。

「才沒有呢!」杏子舉起手作勢要打美織。

「我老公對我很好,我很幸福。」

這句話像是說給美織,更像是說給自己聽。

「姐,我們坐下聊。」

「……」

「……」

姐妹之間總有聊不完的話題,久未見面的美織和杏子就坐在餐廳嘰嘰喳喳的
聊著。

「妳們的性生活過的如何?」

「妳在問什麼啊?」

對於美織單刀直入的問話,杏子感到難以啟齒。

「就是妳和妳老公作愛的感覺如何?」

「很……很好啊,很幸福。」

如果沒有信雄的那次強姦,杏子會說的很有底氣。但自從那次屈辱的高潮後
,杏子也開始對炎輝的虛弱感到有些不滿足。


「妹妹……」杏子對於美織的直接感到失措。

「姐,我們都已經結婚了,沒什麼好害羞的,到底有沒有。」美織毫不顧忌
的繼續問。

「……」

「好吧,那我換個方式。你們做愛一次多久?」

「十分鐘。」

「嗯……,那應該還好……。咦?是從前戲到射精還是插入陰道到射精的時
間?」

「妹妹,不要再問了……」

杏子對美織的問題感到招架不住,但美織眼神中透露濃厚的興趣和堅持。

「……全部……」

杏子說出口時,臉上害臊的通紅。

「天啊!」美織充滿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那一個禮拜做愛幾次呢?」

「……」

「兩週一次?」

「……」

「一個月?!!」美織的語氣充滿了不可思議。

「兩次。」杏子小聲的回答。

一個月兩次的意義可以說兩個禮拜做一次,也可以說一個月中的一天做兩次
,儘管次數相同,但給予女人的「性福」意義卻大不相同。

「姐,對不起。」

美織突如其來的道歉,杏子感到不解。

「我知道當初是妳讓我的……,其實妳當初也喜歡信雄哥。」

美織的突然坦白,讓杏子感到有些慌亂。

「……」

「要是信雄哥娶了妳,妳現在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慾求不滿……」

或許真的如此吧。杏子想起那天的高潮,儘管羞恥但的確是嚐到了從來不曾
得到過的快感。

「信雄哥每次做愛都要快兩個小時,他會的招式好多,光是前戲都會讓我受
不了……」

美織談起了她和信雄間的性事,滔滔不絕。

杏子也被美織的話勾起了思緒,想起那天的愛撫、挑逗、插入到最後的高潮
,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馬。

「姐,妳知道嗎?信雄哥一開始都會像這樣摸著我的大腿,還有像這樣在我
耳邊……」

美織湊到杏子耳邊吹著氣說著,聲音呢喃,吐氣如蘭,弄的杏子耳朵有些癢
。美織用手摩擦杏子的指縫,姆指在手心勾著圈,另一隻手則撫摸著杏子的大腿

「其實……我也能幫妳排解慾求不滿的問題。」

美織對慌亂的杏子露出狡訐的微笑。

「姐,我們一起洗澡……」

「現在才下午,時間還早……」

「妳剛從外面買菜回來,身體一身汗,我身上也有些動物的味道,是該洗一
洗的。姐,一起洗嘛……從妳上大學後我們就沒有一起洗過澡了。」

杏子不過美織,半推半就的被美織帶進浴室。

姐妹倆人脫光衣服後,美織凝視著杏子的裸體。

「姐,妳百度影音截取视频片段的身體還真不像結婚後的人妻耶,還是像以前一樣漂亮,妳這裡好
性感,好豐滿……」

美織去摸杏子飽滿柔軟的乳房,被杏子笑著打了下手。

「妳還不是一樣,妳的身材比以前更好了,胸部也比我的大喔……」

杏子也伸手去摸美織的乳房,姐妹倆互相的評論的對方的身材。

「還不是信雄哥摸的,變大了又怎麼樣,奶頭都被吸黑了,哪像姐妳的顏色
還那麼漂亮……」

美織的話不知道該算是抱怨還是炫耀,相比起美織「性福」的模樣,嚐到性
高潮的滿足,對性慾開始覺得不滿足的杏子忍不住的產生一絲嫉妒。

美織打開淋浴開關,熱水逐漸從蓮蓬頭灑出,熱氣逐漸彌漫浴室。

在熱氣瀰漫的浴室,杏子從美織眼中看到了一絲狡黠的欲望,美織將杏子的
臉捧住,香豔的雙唇輕輕的吻了上去。

在雙唇碰觸的那刻,杏子並不感覺抗拒,也不感覺慌亂,有別於異性接吻的
觸感,全身剎那間變的火熱,妹妹的舌頭引誘的舔著杏子的舌頭。

杏子有些被動,但仍然挑動著舌頭和妹妹纏繞,同性間的相吻讓杏子感到不
排斥,有些沈溺的享受著這樣的甘美。

「妹妹,妳怎麼會……」

「姐,這是為了讓妳快樂……」

美織沒有再讓杏子問下去,她的唇再次壓上。

美織的手握住了杏子的乳房,溫柔的搓撫。

身體就如在夢幻之中,柔滑的肌膚互相緊貼著,熱水不斷的淋在兩人身上,
熱氣蒸著兩人的臉龐,也蒸著兩人的情慾,逐漸升高。

美織沾上沐浴乳,從後頭抱住杏子,沾著沐浴乳的手在杏子身上塗抹。

「姐,妳的肌膚好滑嫩,保養的真好……」

耳朵邊傳來美織火熱的呼吸,柔軟的舌頭靈巧的舔弄著敏感的耳垂。當妹妹
的手揉上乳房時,杏子感到火熱,身體像快被溶化,呼吸也逐漸加重。

「唔……妹妹……不要……」

美織的手來到杏子下腹部,清洗著陰毛,手指按著唇肉撫摸。

「姐……媽媽和妳以前都告訴我,這裡要洗乾淨,為什麼不要……」

美織故作不解的問著,中指滑進了熟美的肉縫裡。

杏子感到身體的力氣快被妹妹給掏走般,頭昏眼花。

電流般的快感竄著全身,恥穴裡指頭的摳動、肉縫間指尖的愛撫,拇指更壓
在那敏感的陰核,巧妙的畫著圈。

「唔……不要……」

「姐姐的身體真是敏感……」

「不要說了……」

杏子的聲音有些顫抖,雙手艱難的握著妹妹的撫摸胯下的手,如果再讓妹妹
深入一點,杏子便要站不住了。

「姐,妳好像慾求不滿很久了。妳看,我手上的沐浴乳都被妳流出來的水洗
掉了……」

「不是的……那是……」

「姐,沒關係,都交給我來吧……」

美織加重了上下雙手的力道就像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讓原本就快站不
穩的杏子將身體軟靠在妹妹身上。

「姐,洗好了,我們該沖一沖身體了……」

美織取下蓮蓬頭,同時將杏子的雙腿分開,讓水柱由下而上衝擊。

「唔……噢……」

杏子發出了亢奮的呻吟聲,水柱並不強烈,力道適中的沖洗著肉唇,敏感的
陰核、膣口都受到了充分的愛撫。

「姐姐,妳真的很敏感呢,難怪會這麼慾求不滿……」

「噢……啊啊……」

杏子的膝蓋不斷的打顫著,快感強烈襲來,熱氣的薰騰讓杏子頭昏腦脹,但
又充滿性感的甘美。

「姐,洗好了,讓我們去床上好好的享受吧……」

走出浴室時,杏子幾乎是靠著妹妹扶著才走出來的。

「妹妹……,不要了,同性的愛是錯誤的……」

教義是反對同性戀,杏子很是掙扎。

「姐,我們不是戀人,我只是想讓妳享受,不讓妳守活寡……」

「……」

杏子雖然掙扎,心裡卻不是真的不想繼續,而是想有人替她找個藉口來說服
自己。

「一切都讓我來吧……姐姐就當這是一場遊戲,一場讓人愉悅的遊戲。」

美織將身子壓了上去,輕輕的吻上杏子並將舌頭伸了進去。

經過了先前的幾次接吻,杏子已經享受到了同性之間的愉悅,興奮的伸出舌
頭和美織勾纏。

輕吻的試探在杏子的興奮下瞬間變得火熱,貪婪而癡深的狂熱深吻著。

美織將杏子的雙腿分開,像男人般已傳教士的體位壓上杏子。

乳頭與乳頭的摩擦,一股別樣的搔癢感,讓杏子挺起了胸部。

「唔……」

一股比男人更溫柔、更細膩的愛撫,讓杏子的乳頭很快的勃起,火熱的摩擦
帶來的是甘美的搔癢感。

美織看著姐姐發出快樂的喘息,將胸部貼得更緊,同時鼠蹊部也緊貼上杏子
的恥丘。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