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撸图铺 [6/6]

www.633porn.com
(六)

黛徑直走到桌子前,當時他們正在這張桌子上欲仙欲死的時候,兩個鹵莽的警察打斷了他們的好事。

她在桌子邊停了下來,然後迅速脫掉了身上的累贅,隨手將它們丟在地上,身上只留下了一條內褲,而鮑也已經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露出粗大的醜陋的大肉棒。

「好大,真是一個好東西!」黛吞了口口水,下面不覺已經癢了起來。

鮑把上身的衣服也脫了下來,下面的肉棒嚇人的硬挺著,不時上下晃動,看得黛口乾舌燥,不由得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迅速地也脫下了自己的內褲。

「看到你喜歡的東西了嗎?」她格格地浪笑著,轉過身,趴在桌子上,把屁股衝著兒子。

「我都看見了,媽媽,好漂亮!」鮑興奮地讚美著媽媽的無私,挺動著駭人的肉棒向媽媽走去。

眼前的春色足以令鮑終生難忘。

他的媽媽──這世界上最美也應該是最值得他尊敬的女人,現在卻赤裸著成熟的肉體,在自己兒子的面前淫蕩地扭動著柔軟的身軀,不知羞恥地引誘自己的兒子。

她的臀部是那麼的豐滿和圓潤,白生生的高高翹起,等待兒子的侵犯。在他的印象中,媽媽的屁股是無與倫比的,是整個世界乃至整個宇宙最美妙的事物。而她的大腿是那麼的修長、結實和光滑,小腿的曲線柔和而優美,足可以把世界上任何一個最挑剔的男人迷死。

正當他癡迷地看著媽媽美麗的胴體出神時,他聽到媽媽吃吃的笑聲,顯然很滿意兒子對自己身體的自然反應,接著,她慢慢地把大腿打開。

「男人都喜歡這樣。」她的聲音有些發顫,但是充滿了淫蕩和挑逗的意味,聽得鮑的肉棒也跟著跳動起來。

正當鮑急不可耐地想要想要採取進一步的行動時,他看到媽媽的身子突然向前傾斜,使屁股下的部位更加清楚地展現在他的面前,他不由地停了下來,因為媽媽把手伸到了她的兩腿之間,他屏住呼吸看媽媽到底要幹什麼。

只見她手順著大腿往上滑動,撫到了自己屁股上,然後輕輕地揉著白白嫩嫩的屁股,向中間移動,摸到了屁股上那個深紫色皺折。

鮑的肉棒興奮地上下劇烈跳動著,他看著媽媽用手指輕輕地摳著她的菊花蕾,感覺是那樣的刺激和淫靡。他簡直不能相信,昨天之前還正兒八經的媽媽,現在卻當著兒子的面玩弄她的屁眼,而且動作是那麼的淫蕩。

黛撫弄了一會自己的菊花蕾,然後手指繼續往下滑到自己肥美的陰唇上,僅僅略略地揉弄了一下,就把手指插了進去。

鮑一輩子也沒有看到過這麼淫靡刺激且充滿了邪惡淫欲的場面,他自覺地操起自己的肉棒,跟著媽媽的動作開始用力地揉搓起來。

黛的動作很輕柔,只是慢慢地插入抽出,但是每次都進入很深,隨著手指的動作,透明粘稠的液體順著手指一滴一滴地往下流,旁邊的兒子簡直看傻了,只知道機械地揉搓著自己的生殖器,一邊往肚子裡咽口水。

這場面深深地刺激了鮑,他按耐不住了,揉著自己的肉棒,把它戳到媽媽赤裸柔軟的屁股蛋上。由於極度的興奮,龜頭已經滲出了透明的潤滑掖,隨著龜頭的移動在黛白生生的屁股上畫出一道道水跡。

鮑慢慢地把龜頭對正媽媽可愛的小菊眼,輕輕地來回磨蹭,讓龜頭滲出的液體充分地給它潤滑,然後他溫柔地慢慢用力往裡面擠。

開始,黛並沒有阻止兒子唐突的舉動,但是當兒子粗大的龜頭強行擠進自己狹窄的菊眼時,未經開發的痛苦使她不由得把身子往後縮。

「哦,不,不,不要這樣,寶貝,」她扭動著屁股急急地說,「等一會好嗎,寶貝?你先幹媽媽的前面,過一會它不那麼緊了你再進來好嗎?你的東西太大了,媽媽怕吃不消。」

哦,上帝,媽媽願意讓他幹她的屁股,她真的喜歡他幹她的屁股!

鮑心裡一陣激動,差點就射了出來,他從來不曾奢望媽媽會讓他幹她的屁股,能夠插進媽媽的陰戶就已經令他十分滿足了,想不到現在媽媽連屁股也讓他來開發了。

媽媽真偉大,他這樣想著,按耐住了要馬上進入媽媽屁眼的衝動,還是先把媽媽弄得服服貼貼,然後再等待媽媽的獎賞吧。

於是他把龜頭退出了媽媽緊緊收縮的菊眼,引導它頂到了媽媽的兩腿之間。他的龜頭很快就碰到了媽媽潮濕的陰戶,她那裡是那樣的濕滑,淋淋的淫水滴答滴答地往下流著,看來媽媽已經準備好了。他自信地輕輕把屁股往前一送,粗大的龜頭輕易地進入了媽媽火熱的陰道裡面。

媽媽柔軟溫暖的陰戶緊緊地包容住龜頭的滋味真是妙不可言,陰壁上的皺折輕輕地刮著他龜頭的棱角處,有規律地蠕動著,肉與肉的摩擦簡直可以讓任何一個正常人發瘋。

鮑忍不住開始用力地抽動起來,把自己又粗又長的肉棒深深地插進媽媽火熱的淫洞裡,讓性器官的摩擦帶給自己更大的快感。

「哦,哦,太好了,寶貝,太美了,就這樣用力地幹媽媽。」黛不住地呻吟,自己則像淫蕩的妓女似的瘋狂地扭動著屁股,迎合兒子有力的衝擊。

鮑的每一次衝擊的力度都異乎尋常的大,猛烈的撞擊帶動黛的身體往前衝,震得桌子『砰砰』直響,似乎馬上就要倒塌了一樣,但兩人已經顧不上這些了,只知道身體內的欲望需要發泄,只有肉體劇烈的摩擦才能帶給他們身心的滿足。

鮑忘情地狠狠猛幹媽媽的淫穴,一下,一下,每一下都是那麼地用力,突然,不堪重負的桌子『嘩啦』一聲轟然倒塌,正在熱烈交纏的母子倆促不及防,重重地跌倒在地上,但是這點小小的挫折根本不可能阻止已經完全沈迷於肉體交歡所到來的快感中的母子倆繼續做激烈的活塞運動。

「哦,好棒。」兒子重重地壓在她的身上絲毫沒有使她感到有什麼不快,反而放浪地大聲呻吟起來。

鮑壓在媽媽的身上,但是下面的動作從來就沒有停止過,下身依然有力地挺動著,拼命地把肉棒往媽媽的深處擠。

「哦,媽媽,對不起,我停不下來 .我 .我真的停 .停不下來,哦,幹,幹妳,我幹死妳,媽媽。」鮑愈加用力地猛插媽媽的肉洞,追求那一陣緊似一陣的快感。

隨著動作的越來越快,突然,他感到彷彿地獄之門打開了一樣,一股巨流突然奪框而出,在媽媽的體內猛然爆發,熾熱的精液瞬間填滿了媽媽抽搐的緊緊收縮的陰道。

「啊 .啊 .啊 .啊 .啊 .啊!!!!」黛的臉頓時漲得通紅,嘴裡不由得尖叫起來,下體緊緊地貼住兒子,身子隨著兒子一發一發有力的噴射而劇烈地震動,她的陰戶緊緊地吸住兒子的不斷噴發欲望火焰的肉棒,在一陣顫抖中自己也痙攣著達到了高潮。

「哦,插死妳,媽媽,哦,媽媽,我射出來好多,媽媽,兒子都射給妳了。」鮑一邊叫著,一邊用力地挺動下身,把媽媽帶上一個又一個的高峰。

彷彿射了一個小時一樣,鮑持續噴射了好長時間,才逐漸安靜下來。

等到他平靜下來後,想起剛才跌倒的時候沒有及時地停下來,他感到很慚愧,這樣是不是傷到媽媽了呢?但當時他正處在噴發的邊緣,實在無法停下來。他慢慢抽出了軟下來的肉棒,緊緊地摟住媽媽。

「對不起,媽媽,我剛才實在是停不下來。」他道歉道,「妳還好嗎?」

「我很好,孩子。」她滿足地舒了口氣,看了看自己的身體,「你幫我看看什麼地方受傷了。」

鮑上下打量了一下媽媽赤裸的身體,但是看不到什麼明顯的傷痕,反而是自己的生殖器又膨脹起來了。

他有些吃驚自己的反應,經歷了剛才那令人難以置信的高潮之後,自己居然馬上又有了強烈的性衝動,而且比剛才更加熾烈。

「沒有,沒有,我看不出什麼傷痕,再怎麼看媽媽也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他笑嘻嘻地說,「只是媽媽的下面有些擦傷,還流著一些東西。」

「謝謝你的誇獎,兒子。」黛也有些放肆起來。

「現在,我們又多了些柴火了。」

「等你爸爸來了你怎麼向他解釋呢?」

「還是媽媽來說比較合適,但我真嫉妒爸爸。」

「那太遺憾了,寶貝,」黛微笑道,「不管怎麼說,他都是我的丈夫,你的爸爸。」

「但我是妳的兒子。」

「是的,」黛說著,走到櫥櫃裡拿出另一瓶葡萄酒,坐到沙發上,給他們倆都倒了一杯。

「你撸撸撸撸撸撸撸撸撸撸撸撸撸撸撸撸撸撸也許很難相信,孩子,」她說著一口乾了手裡的葡萄酒,「一直到這個周末為止,你爸爸是唯一和我有過性關係的男人。」

「什麼?」鮑顯得很吃驚,有些不相信這麼美麗性感的媽媽竟然只有過一個男人。

「哦,」黛皺起了眉頭,「你覺得很難相信是嗎?媽媽真是那種淫賤的女人嗎?」

「當然不是,對不起,媽媽,」他馬上道歉,「我只是想在妳和爸爸結婚前 .」

「你爸爸為人坦白,媽媽喜歡這樣的男人,」她用責備的語氣對兒子說,「我從來沒有另找一個的打算。」

「那麼,我們呢?我們是怎麼回事?」他有些茫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就像我剛才說的,你是第二個和我有過性關係的男人。」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媽媽。」他嘟囔了一句。

「用不著說什麼,寶貝。」她沈默了一會,只是喝手裡的葡萄酒。

兩人默默地對視了幾分鐘,都沒有再說話,最後,還是做母親的打破了僵局。

「我愛你的爸爸。」她幽幽地嘆了口氣,「但我也是那麼地愛你,我想如果一個女人同時擁有兩個真心相愛的男人,她是不會再奢求什麼的了。」

「我只希望我是妳的第一個愛人。」鮑有些煩躁地說。

「這怎麼可能呢,如果你是我的第一個愛人,那你怎麼出來呢?」

黛被兒子天真的話逗樂了,格格地嬌笑了起來。

「我只是有些妒忌爸爸。」鮑賭氣道。

「說來也有些奇怪,媽媽有那麼一點,嗯,是有那麼一點傾向你的意思呢。」

「真的?」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你爸爸和我有過二十五年美滿的婚姻生活,」她繼續說著,又給自己倒了杯酒,「但他和我似乎無法達到真正的和諧,不像現在的你和我一樣,我和你爸爸作愛的時候相互的時間經常把握不準。」

「太好了,媽媽,我愛妳。」他得到了滿意的回答,迫不及待地又想開始新一輪的征途。

「哦,等一等,孩子。」她連忙阻止兒子的糾纏,「媽媽還有些話要對你說。」

「什麼事?」

「我和你爸爸結合的時候是個處女,我的第一次給了你爸爸。」她小聲地說著,臉有些紅,「現在我也要以處女的身份給你,我的兒子,我的新愛人。」

「什麼,媽媽,妳這是什麼意思?」他有些糊塗了,「妳現在怎麼可能是處女呢?」

「你知道處女的定義是什麼?」

「沒有做過愛的女人。」

「哦,不太準確,孩子,準確的意思是新的,還沒有使用過的。」

「嗯?」

「每個女人都可以有三次當處女的機會喔。」

「妳的意思是 .」

「你爸爸要了我的第一次處女,我又自願把第二次處女給了他,」她繼續解釋道,「這兩樣你都品嘗過了,但是第三樣還沒有人用過,你明白嗎?」

「不明白。」他完全被媽媽弄糊塗了。

「剛才我答應你什麼了?」她的臉紅了,「你不記得了嗎?」

「哦,」鮑恍然大悟,「妳的意思是 .」

「是的,你願意幹媽媽的那裡嗎?」

「哦,當然願意了,媽媽,太願意了,但是,妳真的肯讓我這麼做嗎?」

「當然,這是給我的寶貝兒子的禮物。」

聽到媽媽的話,鮑的肉棒難以遏制地迅速膨脹起來,重新恢復了生氣。

「我只希望能把你的大家夥全部吞進去,」她還是有些怕,「但你的寶貝實在是太大了。」

「我也有些擔心進不去,媽媽。」

「所以,」她說,「媽媽想先讓你再射出來一次,這樣它的大小應該會比較合適了。」

「聽妳的,媽媽。」

黛俯下身子,把兒子腫脹的肉棒含在嘴裡,然後溫柔地吮吸起來,同時雙手緊緊地握住棒身,用力地來回套弄起來。

「哦,媽媽,做得太好了。」鮑呻吟著,手掌按住媽媽的頭,輕輕地撫摩著她柔軟的長髮。

她的頭開始來回移動,配合手掌的動作,用力地吮吸兒子巨大的龜頭。她起勁地吮吸著,舌尖在兒子的龜頭上用力地挑動,不時地在精口上撩弄一番,同時一只手騰出來輕柔地撫摩著兒子沈甸甸的陰囊,不時用力地擠壓一下。

鮑簡直受不了媽媽這樣熱情大膽的服務,感到陰囊裡積蓄的能量又開始沸騰了,媽媽的舌頭越來越熱情,不住地撩弄自己的激情,他忍不住了,猛地把屁股一挺,將肉棒深深地插進媽媽的喉管裡,然後激烈的熱流洶湧而出。


黛貪婪地吮吸著兒子的肉棒,大口大口地把兒子射出來的熱液吞咽下去。

他感到自己的精液簡直像滔滔江水一樣連綿不絕,彷彿永遠沒有停止的時候一樣。

等到他停止了噴射,黛讓他軟下來的肉棒離開了自己嘴。

鮑看著媽媽似乎尚不滿足地舔著鮮紅的嘴唇,上面還流著自己剛射出的乳白的精液,他忍不住彎下腰來吻上了媽媽柔軟的溫唇。

他可以品味出自己射出的鹹鹹的精液,當他把舌頭伸進媽媽的嘴裡時,這種味道更加強烈。

這真是太瘋狂了,但他喜歡自己射出的精液的味道,一如他媽媽一樣。他的舌頭貪婪地在媽媽的嘴裡用力攪動,努力把殘留在裡面的混合著媽媽唾液的精液卷出來,然後和媽媽一起品嘗。

好不容易,他們熱烈地纏在一起的嘴唇才分了開來,兩人都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呼吸也急促起來。

「哦,太瘋狂了!」等呼吸稍稍平復,他才說出了自己的感受。

「是的,瘋狂,狂野!」黛喃喃道,舌頭在嘴唇上舔動著,把最後一滴精液也卷入了嘴裡。

接著,她伸手握住兒子軟綿綿的肉棒,溫柔地揉弄起來,在她的努力下,它再次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看到它膨脹到一定程度,她放開手,站了起來,手撐住沙發,把美麗的屁股高高地聳了起來。

「來吧,孩子,媽媽的這裡是你的了。」她說著淫蕩地扭動了幾下屁股,真是迫力十足,「快點,不然媽媽要失去信心了。」

「媽媽的屁股真美。」鮑走到媽媽的身後,手掌輕輕地在媽媽雪白多肉的屁股上撫摩,「媽媽的屁股是世界上最美的。」

「少奉承幾句吧,小壞蛋,還不快點。」黛笑得有些勉強,畢竟自己的後庭還是第一次要被男人的東西插進去,而且兒子的肉棒實在是太大了,她心裡多少有些緊張。

「我準備好了。」她催促道。

鮑扶住自己的肉棒,對正媽媽深紫色的菊眼,用龜頭輕輕地在上面摩擦,不斷地刺激媽媽身體的反應。

黛只覺得一陣心悸,全身的雞皮疙瘩彷彿都要起來了一樣,但是又有著說不出的興奮,身體變得極其的敏感,兒子的每一個細微動作都可以令她興奮上好半天。

「哦,寶貝,快,快插進來吧,媽媽好難受,好空虛,好需要兒子的大雞巴插進來。」她的屁股不安地搖擺著,催促兒子趕快採取進一步的行動。

鮑被媽媽的媚態所吸引,屁股開始用力向前挺動,脹得發紫的龜頭吃力地擠進了媽媽緊密收縮的肛門,但是肛門括約肌的收縮力度十分的大,他無法再往裡面前進一步。他輕輕地旋轉肉棒,竭力使之放鬆,然後逐漸地加大了挺進的力度。

在他的努力下,巨大的龜頭難以置信地進入了媽媽的肛門內。

「噢 .噢 .唔 .唔 .嗯 .」黛開始呻吟出聲,不過不是因為快樂,而是因為肛門撕裂的痛苦,但她還是極力忍耐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使兒子的努力半途而廢。

鮑艱難地往裡面挺進,突然,整個龜頭一滑,順利地擠進了媽媽的直腸內。

「哦,不,等一下,寶貝!」黛一下子適應不過來,痛得冷汗直往外冒。

「要我停下來嗎,媽媽?」鮑喘著氣,試圖使肉棒剩下的部分也擠進去。

「哦,等一會好嗎?媽媽那裡有些痛。」黛喘著氣,極力使自己平靜下來,「就一會。」

鮑於是放棄了往裡突進的努力,停下來讓媽媽有個喘息的機會。

過了一會,他感到媽媽緊緊夾住自己的部位已經開始有些放鬆了,不再像剛開始時那樣緊得好像鉗子一樣。

「哦,現在好多了,寶貝。」媽媽呻吟了一聲,「可以進來了,不過要慢點,輕點。」

鮑抖擻精神,兩手捉住媽媽豐滿的屁股,輕輕地旋動肉棒,試探著慢慢往裡面擠。

「啊 .好 .好 .哦 .就這樣 .慢慢地 .好 .唔 .唔 .」黛扭動著屁股,努力使自己的身體放鬆,讓兒子的肉棒能更加深入。

此時,鮑已經完全被插進媽媽的肛門所帶來的異樣的刺激所迷住了,他看著自己大得有些過分的肉棒慢慢地一點一點地滑進了媽媽的肛門裡,隨著肉棒的進入,肛門四周的深姿色的皺紋慢慢地被擠開、擴大,然後隨著肉棒的進一步深入,也跟著沒入了肛門裡。

他從來沒有嘗試過這麼緊這麼熱的肉洞,彷彿自己的肉棒被插到一個火爐裡一樣,滾燙的直腸壁與陰壁的熾熱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感覺,後者熱中帶著一絲溫暖和濕潤,而前者完全就是燒熱的鐵板一樣,燙得他差點要射出來。

「哦,寶貝,你的那東西好大啊,塞得媽媽後面好滿。」黛感到有些惡心,但是卻又有一種說不出的異樣的感覺,令自己捨不得讓兒子把他的大肉棒抽出來。

不知不覺中,鮑發現自己的肉棒竟然已經完全進入了媽媽的後洞裡,他嘗試著慢慢地來回抽動。他盡量使動作輕柔一點,一邊注意觀察媽媽的反應,如果這樣會傷到她,他會立即停止。

看到媽媽沒有露出痛苦的表情,他放心地加大了抽插的力度。每一次他用力地擠進去,媽媽緊緊收縮的後門彷彿像一把鉗子一樣緊緊地鉗住自己的肉棒,粗大的棒身與直腸肌肉的猛烈摩擦帶給他極大的快樂,與進出媽媽的陰門是截然相反的兩種樂趣,而幹媽媽的屁眼可以帶給自己心理上更強烈的刺激,這使他更加用力地抽插起來。

「唔 .唔 .唔 .嗯 .啊 .啊 .」黛在兒子越來越強勁的衝擊下漸漸地也有了感覺,不知不覺地發出了哼哼的呻吟聲。

媽媽的肛門實在是太緊太熱了,鮑只持續了一會就忍不住了,睪丸開始痙攣,他極力想忍住,但做不到,發射的時間迫在眉睫,他不得不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同時提醒媽媽:「媽媽,我要出來了,媽媽,我不行了,我要射在裡面了!」

「哦,射給媽媽,射在媽媽裡面,媽媽需要兒子的精液。」她拼命聳動著屁股,準備接受兒子的賜予。

鮑快速地抽動了幾下,然後在媽媽的肛門裡射了出來,他感到自己的肉棒彷彿在媽媽的體內爆炸了一樣,大量的熱流迅速地注入媽媽的肛門深處,由於肛門與肉棒的緊密結合,精液無從滲出來,只好在龜頭的附近打轉,填充了周圍的所有空間,那種感覺真是很特別。

「哦,媽媽的裡面好熱,寶貝,你射出來的太多了。」黛淫蕩地扭動著屁股,完全承受了兒子的宣泄。

鮑吃力地把肉棒拔了出來,仰面躺在媽媽的身邊,身體彷彿被抽乾了似的,只是在那裡喘氣。

黛依然撅著屁股,彷彿死過去一樣,趴在地上身體不斷地起伏,顯然呼吸一時間也難以平靜下來。

隨著兒子陽具的離開,她的肛門上開始慢慢地往外流出乳白的精液,順著大腿流到了沙發上。

「看你把媽媽弄成什麼樣子,」黛假意地埋怨了幾句,「我一會就回來。」

看著媽媽到浴室去後,鮑也站了起來,走到窗前,外面的雨已經停了,但他們還有的是時間,反正他們最快也得明天才能走。

這時,他聽到了抽水馬桶開動的聲音,然後媽媽回到了房間裡。

「看來剛才並不像我想像的那樣可怕呀,」她一臉輕鬆,顯然是因為心願已了的緣故,「你覺得怎麼樣?」

「哦,簡直精彩絕倫!」鮑讚嘆著把媽媽摟在懷裡,「那是另一種樂趣,媽媽的那裡好緊好熱,好淫蕩,好可愛,真讓我受不了。」

「你的意思是媽媽的陰戶就不熱,不緊,不可愛嗎?」黛故意繃緊了臉。

「呃,呃,當然不是了,」鮑有些尷尬,極力想表達清楚自己的意思,「那是不一樣的兩種感覺,那是 .」

「我明白的,小壞蛋,」黛哈哈大笑起來,十分喜歡看到兒子窘迫的樣子,「饒了你了。」

「嗯,插進去的時候是有點不同,」鮑還在繼續解釋,「但我無法準確地表述清楚,我只知道妳喜歡讓我那樣做,不管怎麼說,兩者都很刺激,不是嗎,媽媽?」

「是的,是的,但我想我們現在最好先睡一會,明天我們還要想辦法離開呢。」

當晚,母子倆沒有再做什麼額外的運動,互相摟抱著老老實實地一覺睡到天明,但是直升機還沒有來,兩人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看看快到十點了,兩人穿好衣服,整理好行裝,然後站在窗口前等待直升機的到來。

「準備好了嗎?」黛一邊向窗外望去,一邊問兒子。

「我已經準備好了,您隨時可以使用,媽媽。」鮑嘻嘻地笑著,走到媽媽的身後,從後面圈住媽媽纖細的腰肢。

黛有些好笑,隨意地扭動了幾下屁股,作為對兒子的回應。

鮑大膽地用手蓋住媽媽豐滿挺拔的雙峰,同時下體貼上了媽媽渾圓的屁股。

「嘿,你這小色鬼啊。」黛被兒子弄得心癢癢的,只好轉過身來,與兒子面對面。

「嗯哼。」鮑哼哼幾聲,下體開始膨脹,他希望在離開前他們還有時間快速地來上一發。

他笨拙地在媽媽的腰間摸索著,解開了她的帶子,然後他的媽媽就自覺地把內褲褪下到腳踝上,然後擡起一邊大腿,勾住他的腰部,慫恿他採取下一步行動。

他沒有猶豫,反正時間不會多了,他操起硬邦邦的肉棒,抵到媽媽的陰戶上,那裡已經十分潮濕了,看來媽媽也十分喜歡這調調呀,他想著,屁股一挺,不費吹灰之力就把肉棒插進了媽媽火熱的淫穴裡。

「哦,好。」黛低吟一聲,下身開始迎合兒子的動作聳動起來。

由於時間緊急,兩人的動作異常火爆,下體的湊合迅速而頻繁,性器的劇烈摩擦帶來了強烈的刺激,兩人不住地呻吟起來,和著下體的碰撞摩擦聲,一時間淫聲四起。

就在兩人舍死忘生地糾纏時,遠處隱隱傳來了隆隆的轟鳴聲,顯然接他們的飛機到了。

「快點,寶貝,快點,他們要來了。」黛有些急了,拼命聳動下身,使兒子能快點射出來。

「唔 .唔 .唔 .」鮑喘著粗氣,抽插的動作越來越快,希望能趕在飛機到來前結束他們的即興發揮。

鮑一邊用力地抽插,一邊擡頭看窗外,外面,直升機已經進入了他的視野,然後慢慢地在離他們兩百碼的距離停了下來。

這時,鮑感到自己也快要達到高潮了,他傾盡全力地把肉棒深深地往媽媽的肉洞裡插,然後,他顫抖著身體從肉棒的尖端吐出了所有的積蓄,把它們全部都打進媽媽痙攣的陰道深處。

「哦,太美了,好兒子,你弄得媽媽好舒服啊!」黛興奮得大叫起來,屁股瘋狂地搖動著,為不斷襲來的快感而陶醉,「把它們全部都射在媽媽的裡面,好寶貝!」

就好看的中文字幕最新中文字幕中文字幕经典中文字幕中文字幕第219在兩人欲仙欲死的時候,他們看到從直升機裡跳出了一個男人,然後慢慢地向他們這裡走來。

「哦,看呀,那是誰,寶貝?!」黛倒吸了口冷氣,身子由於恐懼而顫抖起來,「是你爸爸來了。」

「見鬼!」鮑咒罵了一句,但是自己的噴射還沒有結束,他停不下來,只好氣得又叫又跺腳的,但是卻沒有辦法。

兩人此時不知道應該是恐懼還是快樂,雖然肉體由於生理上的宣泄而處於極度快樂的狀態中,但是那個足以主宰他們命運的男人卻在一步步地向他們走近。

好不容易,鮑才把最後一滴精液射進媽媽的體內,這大概是他有生以來最為痛苦的一次射精了。

「快點,寶貝,快點,」黛用力地推兒子,「快把它拔出來,你爸爸就要到了。」

鮑還有些留戀地看了一眼媽媽美麗的胴體,不知道以後是不是還有機會接觸媽媽性感的身軀。他戀戀不捨地抽出了自己肉棒,有些傷感地看著那還不曾完全萎縮的肉棒,它的尖端上面還不停地往下滴著白色的液體。

「哦,見鬼。」黛迅速地把垂在腳邊的內褲拉上來,同時把裙子放了下來。

鮑看著爸爸越來越接近房子,他迅速地溜到浴室裡,此時他媽媽正好把皮帶系在了腰上。

「哦,願上帝保佑我們,媽媽,希望別漏下什麼東西讓爸爸看出破綻。」鮑說著進了浴室。

「不會的。」黛整理好衣服,才好整以暇地笑著說,「你射在媽媽裡面的東西還在往外面漏,但我已經塞了個襯墊進去了。」

「感謝上帝。」鮑說著,關上了浴室的門,然後把衣服給穿上。

他深深地吸了口氣,把門打開,走出了浴室。

「爸爸?!」他『驚奇』地看著他的爸爸,「你來這兒做什麼?」

「我只是想看看你們怎麼樣了。」他的爸爸站在媽媽旁邊,用手摟住了自己的妻子。

「哦,我們很好。」黛又恢復了一個母親的尊嚴,「但在這裡什麼倒黴事都可能發生。」

「我都聽說了,親愛的,」他的父親微笑著用力摟了一下妻子,安慰她,「但一切都過去了,我很高興事情按它應該發展的方向去了。」

「我也是這麼想的。」黛甜甜地笑了,有種容光煥發的感覺,她用力摟了一下丈夫,說,「我也這麼想,真的 .」

[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